罗静案再发酵最新进展消息:法尔胜子公司踩雷是真的吗

  博信股分
实控人罗静被刑拘将近一个月,风暴却未见勾留之势。继诺亚财产之后,又有上市公司因此受到雷爆冲击。

  7月16日,法尔胜布告称,子公司上海摩山贸易保理有限公司与罗静实际控制的广东中老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老实业”),和
由中老实业和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第三方具有营业来往
,两者共计有逾29亿元的保理融资款本金尚未了债。公司称,目前正与动向方磋商债务让渡方案。

  在法尔胜公布布告的前夕,博信股分
布告称,因上海歌斐资产办理有限公司对公司实控人罗静提起诉讼,罗静间接持有的博信股分
局部股权遭上海金融法院司法解冻。同时,博信股分
控股股东姑苏晟隽营销办理有限公司的局部持股也被予以轮候解冻。

  法尔胜子公司踩雷

  据法尔胜布告,中老实业尚有对上海摩山贸易保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摩山”)的保理融资款本金金额计人民币3314.96 万元未了债,罗静对于以上债务承当连带包管担保责任。

  此外,布告称,中老实业和罗静对中老实业相干
方综合保理融资额度内所发生的局部债务向上海摩山承当连带包管担保责任。并且中老实业和罗静对中老实业相干
方综合保理融资额度内所发生的局部债务,向上海摩山承当连带包管担保责任。

  据法尔胜布告透露,中老实业及中老实业相干
方以某些应收账款债务,向上海摩山申请了保理融资款,并签署了相应《国内保理营业合同》及其余相干
债务让渡文件。截至6月30日,尚未了债保理融资款本金金额计人民币约28.99亿元。

  资料显现,上海摩山是中植系旗下中植本钱2014年4月与摩山投资发起设立,成立时中植本钱持股90%。此后,中植本钱将其持有的90%股权让渡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团体。2016年3月,法尔胜以12亿元向泓昇团体等三名交易对手收购上海摩山100%股权。

  目前,法尔胜的保理营业主要提供以应收账款融资为主要办事内容的贸易保理办事、和
与贸易保理有关的咨询营业,提供应收账款及信用危险综合办理的新金融办事。记者从法尔胜2018年年报得悉
,上海摩山实现营业收入8.59亿元,净利润1.76亿元。中老实业为法尔胜第4大客户,期内进献销售额占年度总销售额比例为4.96%。

  对于第4大客户的“爆雷”,法尔胜默示,公司已成立了专项应急处理工作小组,采取了相应应急办法,并派专人前往中老实业、中老实业相干
方及其应收账款债务人了解情况,送达告知函、催款函,同时委托状师事务所向中老实业及中老实业相干
方寄送了状师函。“如相干
方涉嫌诈骗,公司将对接业余状师团队及公安机关,启动对相干
方的刑事及民事程序,全力挽回失落。”

  “由于承兴事情尚在侦察
中,没法正确判别该事项对公司的影响,为降低公司失落,最大限度维护公司及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好处,公司正积极筹划上述中老实业及中老实业相干
方应收款债务的危险解决方案,目前正与动向方磋商债务让渡方案。”法尔胜称。

  截至7月16日,在法尔胜之前,已有诺亚财产等多家金融机构被卷入罗静案。

  诡异的双重股权质押

  罗静埋下的债务地雷在陆续爆炸,且冲击波远未结束。博信股分
7月15日晚间布告,因上海歌斐资产办理有限公司对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提起诉讼,罗静间接持有的博信股分
125万股被上海金融法院予以司法解冻,同时博信股分
控股股东姑苏晟隽营销办理有限公司(下称“姑苏晟隽”)持有的公司股分
局部被轮候解冻。

  事实上,在被上海金融法院轮候解冻之前,姑苏晟隽所持博信股分
的局部股权已被江苏省姑苏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司法解冻,解冻限期为2019年7月1日至 2022年6月30日,并于7月3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轮候解冻,解冻限期为两年。

  姑苏晟隽成立于2017年7月3日,实控人为罗静。成立十天后,姑苏晟隽以15.02亿元的价钱承接博信股分
合计28.39%的股分
。由此看来,姑苏晟隽或是罗静专门为此次收购而设立。

  此后,为了餍足控股股东——广州承兴(2018年10月更名中老实业)的营业发展需求和
补充经营流动资金,姑苏晟隽将其持有的博信股分
局部股分
,质押给了杭州金投承兴投资办理合股企业(有限合股)公司(下称“杭州金投”)。

  值得存眷的是,不仅是上市公司股分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现,2018年11月,罗静将中老实业持有的姑苏晟隽股分
也质押给了杭州金投。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介绍,杭州金投背后的股东包括江苏省国际信任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江苏国际信任”)、广州承兴(姑苏晟隽控股股东,现中老实业)、杭州锦智资产办理有限公司等企业(下称“杭州锦智”)。而江苏省国际信任和
杭州锦智的股权穿透之后,涌现了A股上市公司江苏国信、江苏国资委和
杭州市政府的身影。

  据东方财产Choice估算,姑苏晟隽出质的博信股分
局部股权的质押预警线为12.78元/股,平仓线为11.18元/股。7月16日,博信股分
收盘价为12.72元,已低于估测的质押预警线。

  眼下,随着罗静被刑拘、所持公司股分
局部被司法解冻,其双重质押股权的问题被凸显出来。法令人士告诉上证报记者,若是之后罗静有力偿还债务招致债务人诉诸法令,质权人虽然在法令上有优先受偿权,但仍具有不确定的受偿危险。如上市公司因实际控制人被刑拘招致股价大幅降落
,招致后续司法措置相干
股权时措置价值低于债务本息等。

  另外,在公布罗静持股被司法解冻布告的同日,博信股分
还布告称,博信股分
监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监事周舒天和黎书文的书面辞职报告,两人因团体缘由辞职。辞职后,周舒天、黎书文不再担负公司其余任何职务。

  据了解,周舒天和黎书文均是在本年4月初召开的博信股分
2019年第三次暂时股东大会上被推举为公司监事。根据博信股分
布告,彼时周舒天和黎书文均在罗静的关系企业任职,与姑苏晟隽及罗静具有关系关系。(记者 黎灵希)

原标题:罗静案再发酵:还有多少暗雷待引爆
责任编辑:柯金定